温州麻将

發布時間:2020-05-04 來源: 分享:

  

  央广网武汉5月1日消息(记者张卓 通讯员陈嘉伦 郑立维 黄梦婷)“你不付出,我不付出,谁来付出?你也索取,他也索取,向谁索取?面对疫情,谁都不能袖手旁观。若有召,二航人必战!”

  正月初六,他毅然投身抗疫一線。從“火眼”實驗室,到武漢市中醫院、第四醫院改造,再到沌口方艙醫院,輾轉4個抗疫基礎設施建設項目,連續奮戰28個日夜。往往忙完一個通宵,剛剛躺下,接到電話,就立刻爬起來,投入下一場戰鬥。

  他,就是被同事親切稱爲“魯智深”的中交二航局一線抗疫勇士——嚴滄海。

  

 

   中交二航局一线抗疫勇士——严沧海(央广网发 通讯员供图) 

  “魯”:嗓門大,說話基本靠吼 

  2月16日,淩晨1點,武漢市中醫院燈光點點。

  這裏沒有病人,沒有醫護人員,只有一群戰士在拼命和時間賽跑。早上8點半,這裏將正式開始收治新冠肺炎患者。

  “精度要搞准確,密封性一定要保證!”“抓緊點,一大早病人就住進來了,我們要趕在收治之前撤離,還要給院方騰出時間。”深夜,嚴滄海還在風風火火地排查病房改造的每道工序,整棟門診樓都能聽到他的聲音,洪亮而又顯得突兀。

  “性子急、說話快、嗓門大”是現場同事對他的評價。

  “很正常,門診樓一層就這麽大的空間,要容納40多個工人同時作業,還有切割聲音和電鑽聲音,嗓門不大根本聽不見,說話只能靠吼。”嚴滄海解釋說。

  1天1夜的工期,在“大嗓門”嚴滄海的帶領下,這群“急行軍”晝夜奮戰,沒有合過一次眼,穿著防護服,怕上廁所耽誤時間,水都不敢多喝。

  嚴謹有序、忙而不亂,最終,他們提前2個小時完成病房改造,改造後能提供300張病床。

  “我們從早上7點進場到次日淩晨4點完工,總共只用了21個小時,從來沒有接過這麽快完工的項目,放在普通的項目,施工人員都還沒來得及進場。”嚴滄海說,“我們動作快一點,病人就能早點得到治療,也就多一分活的希望。”

  2月16日,上午10點多,嚴滄海剛躺下還沒超過4個小時,接到上級命令後,一邊接電話,一邊穿衣服,又火速趕往了武漢第四醫院病房改造現場。

  “智”:有勇謀,同時協調300人交叉作業 

  對于嚴滄海來說,如果不是疫情,“火眼”實驗室可能是他一輩子都不會遇到的“特殊項目”。

  “我幹過路橋和市政,也幹過軍運會配套項目,但從來沒接觸過這種高規格密封的實驗室,工期又緊,放在平時,可能需要兩三個月,但是現在只給你5天時間,一開始肯定是有點懵的。”作爲現場負責人,嚴滄海深感責任重大、松懈不得。

  僅2000平方米的施工現場,就有機電、水電、暖通、板房、技術安裝等7支勞務隊伍,勞務工人最多時有300多人。

  5天時間,這麽小的空間,要同時調動幾百人,完成隔斷牆、水電安裝、暖通風管、設備安裝、地膠施工、設備調試等多道工序,還要24小時不間斷施工,保證隊伍高效聯動作戰是重中之重。

  爲保證施工進度,嚴滄海按照班組分工統籌劃分施工節點,將工程安排細致到小時計算。每個班組多少人,平均每小時幹多少活,幾點完成什麽節點,他摸得一清二楚。

  “通常這麽大規模的工程,一般7、8名管理人員就能搞定,但在這裏,我們的人員配備比平時多了好幾倍。時間緊迫,邊優化圖紙都邊搶工,現場每個工序我們都安排了管理人員跟班作業,幫助協調不同班組、不同工序之間的對接。”嚴滄海說。

  盡管每支隊伍的施工區域和施工內容都劃分的非常清晰,但在時間上、空間上、工序上,仍存在很多交叉施工作業。隊伍“撞上”了,到底誰先施工,誰後施工,如果處理不好,很可能返工重來,欲速則不達。

  2月2日,離正式交接還有3天,水電和暖通風管安裝卻在同一時間、同一空間“打架”了,施工進度慢了下來。

  怎麽辦?“哪個好改動,我們就動哪個。風管需要吊裝施工,不便挪動,我們就改水電。”面對緊張形勢,嚴滄海立即調整部署,依據兩種作業的緊迫性和難度進行排序,重新優化水電的布置和走向,有效開展作業。

  2月5日,“火眼”實驗室正式啓動試運行,嚴滄海和他的團隊圓滿完成任務,返工次數爲0。

  “深”:沖在前,穿上防護服深入病區戰鬥 

  2月22日,下午5點,嚴滄海再次接到命令,轉戰沌口方艙醫院。彼時,沌口方艙已經投入使用,900多位新冠肺炎患者正在接受治療。

  當晚,嚴滄海連夜進入沌口方艙醫院,一邊查看現場,一邊研究施工方案,准備組織人機料。這也是嚴滄海第一次真正意義進入病區施工,離病人僅有5米之遙。

  “900多位病人,當時心裏肯定是害怕的,但是既然接了任務,就得執行命令!”嚴滄海斬釘截鐵地說。

  隔天,人員正式進場,開始准備施工。來之前,大部分人對施工環境有了心裏准備,但在現場真正看到病人圍了過來,大家都開始兩腿發軟。

  “不用過于恐慌,我們只要按要求做好全身防護,沒那麽危險。”嚴滄海告訴大家,一定要膽大心細、速戰速決。“先做安全區改裝工作,在安全區域完成拼裝,拼裝完再去危險區進行整體吊裝。”爲最大程度壓縮危險區作業時間,減少感染風險,嚴滄海和他的團隊決定采用行業最前沿的裝配式建築技術,實現效率最大化。

  2月25日中午,18名人員准備正式進入病區戰鬥,他們必須趕在26日中午前完工。

  一開始,大家都面面相觑,不說話,誰也不敢先踏入病區,空氣中逐漸彌漫著焦躁恐慌的氛圍。

  嚴滄海能做的就是調動所有施工人員去挑戰極限。他說:“你們看,這裏很多90後醫護人員遠離家鄉,從甘肅、四川過來援鄂,還要直接接觸病人,他們都沒叫苦,我們憑什麽叫苦?現場保潔人員,還要清理病人垃圾桶,他們都沒說害怕,我們憑什麽害怕?這次幹完了,我們還可以回去隔離休息,他們還要繼續戰鬥,你們說誰更苦?”說完,他轉身帶頭進了病區。

  投入病區戰鬥以來,所有施工人員一刻不停歇地幹。吊裝完已錯過飯點,只剩下冷菜冷飯,沒有時間宵夜,外面下著冷飕飕的雨,他們的三層防護服卻早已濕透。然而,沒有人撂挑子,沒有人臨時起意加錢,也沒有人埋怨一句話。

  “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,關鍵時刻沖得上”,就是這樣一個平凡的建設者,用堅守和擔當勾勒出了英雄“魯智深”的形象。